我們的工作

建設永續社區

引入永續社區理念,透過持續在地考察,回應社區需要,推動自主生活實踐

剩食回收分享

回收天水圍街市及企業剩餘食物,建立社區回收分發網絡

性別平權工作

組織天水圍婦女,建立互助小組,爭取政府在政策及資源上增加對兒童照顧的承擔

最新消息

【天水圍2.0.三】託兒中心不足 基層媽媽崩潰曾想與子女一鑊熟

Posted By Admin

阿霞每星期都期盼着星期三的到來,因為這天她可以到樓下參加由民間組織舉辦的音樂課,學習唱歌技巧及樂理,好讓她學習寫歌。約40歲的阿霞常把長髮撥至左肩,說話溫文有禮,臉上總是掛着微笑。她說,現在生活離不開音樂,無論沖涼、切菜都會哼着歌,有時會盡快做妥家務,空下時間來作曲寫詞。「相夫教子不是我夢想,天天被瑣事追逐活着的一天」—《女皇》。阿霞還寫劉曉波、寫朋友的婚姻,也寫自己從低谷走過的故事—五年前,阿霞因照顧小孩的精神壓力過大而患上抑鬱症,多次想過殺掉一對子女繼而自殺。

Jul 19,2018No Comments

【天水圍2.0.一】建三個泳池欠社福支援 資源錯配或釀新悲劇

Posted By Admin

與增建游泳池或文物修復保存中心相比,鍾婉儀認為天水圍北更需要家庭、婦女支援及託兒服務。根據社會福利署資料,現時北面有27個社福單位,當中10個提供復康及醫療社會服務,所佔的比例最多,其次則是青少年服務,而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只得兩個;託兒服務方面,天水圍僅得一所育兒院提供託管0至2歲的幼兒服務。綜觀社署提供的服務,並沒有特別針對婦女而設。鍾婉儀解釋:「婦女在社會上是輔助角色,即是『包晒底』。社署有復康、老人中心,全都是以被照顧的人做單位,但就沒有照顧者中心,沒有相應資源幫手。」

Jul 18,2018No Comments

都市需要農業嗎?

Posted By Admin

農業看似是鄉郊才會出現的東西,大家也習慣把香港農業視為夕陽行業。剩下數千公頃的農地在欠缺產業想像之下,也成為最近土地大辯論必然要起樓之地,爭拗在於以公私合營讓政府幫發展商開路,抑或用《土地收回條例》讓政府主導發展。但我們不妨退一步想,為何農用就是落後,起樓才是發展?聯合國於20多年前偏偏反其道而行,提倡都市農業(urban agriculture)。

Jul 16,2018No Comments